025-52410809
025-52410819

  • 100
  • 99
  • 98
  • 97
  • 96
  • 95
  • 93
  • 91
  • 90
  • 89
  • 88
  • 87
  • 85
  • 84
  • 83
  • 82
    聯系方式

    江蘇道多律師事務所


    電話:025-52410809 025-52410819
    傳真:025-52410809-805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江蘇省南京市秦淮區漢中路1號南京國際金融中心19樓
當前位置:首頁 > 道多案例 >

醉酒駕駛無牌車輛發生事故,涉嫌危險駕駛罪被起訴,律師發掘有利辯點成功適用緩刑!-江蘇道多律師事務所典型案例

2019年11月05日 次瀏覽

承辦律師  江蘇道多律師事務所律師   崔黎明

 

【成功案例入選理由】 準確理解堅持法律的原則,努力挖掘對當事人有利的辯護角度,成功地為當事人爭取到緩刑。

【基本案情】 AAAAAAAA日晚,甲(無任何前科劣跡,有摩托車駕駛資格證)一人在家飲用半斤黃酒后,駕駛自己剛購買不久還沒有上牌的二輪摩托車到附近銀行ATM機取現。途中,與右轉彎行駛的XX牌小車發生碰撞。對方小車碰擦輕微,無人員受傷。小車車主報警,甲留在現場等交警沒有離開。因當時甲頭部受傷,交警趕到現場前,甲已經昏,醒來后,甲發現自己已經在醫院。

交警在事故現場提取了甲的血樣,測試結果為甲血樣乙醇含量為119.5mg/100ml

公安機關以甲醉駕涉嫌危險駕駛對甲實施刑事拘留,后將拘留措施變更為取保候審。

甲向其他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咨詢,其他律師事務所的律師認為,由于甲是飲酒后,駕駛沒有上牌的二輪摩托車上路,其駕駛摩托車的行為,屬于“無證駕駛”,所以,甲獲得緩刑的可能性很小。為此,甲向我們咨詢,有沒有可能為自己爭取緩刑。

【我們對本案的分析意見及工作方法】 我們認為,甲飲酒后,在血樣乙醇含量為119.5mg/100ml的情況下,駕駛沒有上牌的二輪摩托車上路,其行為因醉駕涉嫌危險駕駛犯罪是毫無疑問的。但是,駕駛沒有上牌的二輪摩托車上路這種“無駕駛”行為和沒有機動車駕駛資格的“無證駕駛”機動車的行為,應該是有區別的。這二種行為的社會危害性,后者明顯是大于前者的。正是這一區別,加上甲無任何前科劣跡,有摩托車駕駛資格證,通過辯護,為甲爭取緩刑,還是有一定希望的。

具體承辦本案的崔黎明律師認為,除根據前述“無駕駛”的社會危害性,通過辯護,為甲爭取緩刑以外,以下因素,也是為甲爭取緩刑的有利因素。

一、甲具有自首情節,依法可以從輕或減輕處罰。

本案中,事故發生后,雖然在事故現場昏迷后被送醫院搶救,醒來后已經在醫院,但是,甲在昏迷前,一直在現場等候接受公安機關處理并在到案后如實的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實。根據《根據江蘇省高院、檢察院、公安廳關于辦理醉酒駕駛案件的座談會紀要》(蘇高法〔2013〕328號)第9條之規定“行為人已經知道他人報警而主動停留在現場等候處理,如實供述犯罪事實的,可以以自首論”。甲具有自首情節,可以成為我們為甲爭取緩刑的有利因素

二、甲系初犯、偶犯,且認罪、悔罪態度較好,通過本案接受刑事處罰后,再犯罪的可能性小

甲因醉駕涉嫌危險駕駛前,無任何前科劣跡,是一個相對守法的公民。自首歸案后,積極配公安機關查明案情,徹底交待了自己的全部罪行,積極繳納罰金認罪、悔罪態度較好。比較將其收監執行刑罰和采取緩刑的方式執行刑罰,顯然后者對甲今后回歸社會,效果比較優良。

據此,崔黎明律師認為,通過辯護,為甲爭取緩刑不僅是一個辦案效果問題,更是一個關系到甲能否以最佳方式回歸社會的問題。

為此,崔黎明律師走訪了甲戶籍所在地的司法局,請司法局對甲適用緩刑,在社區接受矯正是否不再對社會具有危害,是否有利于重新做人、回歸社會進行了評估。司法局根據甲平時一貫的表現,向公安機關出具調查評估意見書》。該《調查評估意見書顯示,平時為人誠信老實,表現良好,如獲緩刑在社區接受矯正,不具有社會危害性,對甲所居住的社區也沒有不良影響,且對甲回歸社會有利。其父親也愿意按社區矯正的有關規定對甲進行監管。 建議司法部門根據甲平時的一貫表現,現實的認罪、悔罪態度,在對甲給予刑事處罰的同時,能采取緩刑的方式執行刑罰。

本案被公安機關移送檢察院提起公訴以后,崔黎明律師向檢察院提出:

1、甲有摩托車的駕駛資格,駕駛無牌摩托車上路,客觀上并不是甲本人不想給摩托車上牌,而是本市目前沒有新增的摩托車號牌。主觀上,是甲存在社會上“無牌摩托車上路較多”的從眾心理。通過本次事故,甲受到相應的處罰以后,相信甲在主觀上對自己“從眾心理”的違法性,應該足夠的認識。

2、這種有摩托車的駕駛資格,駕駛無牌摩托車上路的行為,從對摩托車的控制安全方面來說,和沒有摩托車駕駛資格,駕駛摩托車上路相比較,社會危險性顯然是比較輕的,不應成為對甲從重處罰的情節。

3、雖然甲因醉駕涉嫌危險駕駛應接受刑事處罰,但是,排除醉駕因素,引發該起交通事故的主要原因是:對方小車右轉彎行駛過程中未避讓直行車輛且觀察疏忽。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常見犯罪的量刑指導意見(二)(試行)》在“八種常見犯罪的量刑(一)·危險駕駛罪”的量刑指導意見二:醉酒駕駛機動車,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依照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條第一款的規定,從重處罰:(一)造成交通事故且負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責任,或者造成交通事故后逃逸,尚未構成其他犯罪的;……(五)有嚴重超員、超載或者超速駕駛,無駕駛資格駕駛機動車,使用偽造或者變造的機動車牌證等嚴重違反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行為的。加上本案中,事故結果是對方小車碰擦輕微,無人員受傷,所以,甲不具備法定的從重處罰情節。

4、甲具有自首情節,因醉駕嫌危險駕駛犯罪前,甲無任何前科劣跡,是一個相對守法的公民。自首歸案后,積極配合公安機關查明案情,徹底交待了自己的全部罪行,積極繳納罰金認罪、悔罪態度較好。比較將其收監執行刑罰和采取緩刑的方式執行刑罰,顯然后者對甲今后回歸社會,效果比較優良。

5、根據法律規定,甲應該承擔的刑事責任,應在有期徒刑三年以下。刑法第七十二條規定,對于被判處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時符合下列條件的,可以宣告緩刑:(一)犯罪情節較輕(二)有悔罪表現(三)沒有再犯罪的危險(四)宣告緩刑對所居住社區沒有重大不良影響。

6、戶籍所在地的司法局出具的《調查評估意見書》顯示,平時為人誠信老實,表現良好,如獲緩刑在社區接受矯正,不具有社會危害性,對甲所居住的社區也沒有不良影響,且對甲回歸社會有利。其父親也愿意按社區矯正的有關規定對甲進行監管。 建議司法部門根據甲平時的一貫表現,現實的認罪、悔罪態度,在對甲給予刑事處罰的同時,能采取緩刑的方式執行刑罰。

因此,崔黎明律師希望檢察院能根據刑法第七十二條的規定給予甲緩刑的量刑建議,促使甲重新做人,回歸社會

案件處理結果 法院判決甲醉駕構成危險駕駛罪,應給予刑罰處罰但適用緩刑。


Copyright ? 2006-2009 www.248756.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江蘇道多律師事務所版權所有 蘇ICP備11083685號-1

弈城围棋手机版